首頁 > 都市言情 > 寵妾 > 61.第 61 章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號:

                                          小竅門:按左右鍵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61.第 61 章



                                              熱氣騰騰的小甜餅正在烹飪中~  她對阿妙倒是死心塌地。

                                              周承庭想到自從姜妙入宮后, 從未在姜妙身邊見過她, 頓時明白了緣由。想來是她懂得避嫌,不想給姜妙惹麻煩。

                                              頂著這樣一張臉,夠得上紅顏禍水的資格。

                                              周承庭這樣想著, 不由又湊近了些。

                                              忽然他嗅到了一絲淡淡香甜, 不知是香囊中填充的香料所散發出, 還是她身上的香味。

                                              若有若無,絲絲縷縷, 甚是撩人。

                                              周承庭動作自然的伸手拿過她手中的香囊, 輕輕嗅了一下。

                                              他修長有力的手指輕輕擦過她柔軟白嫩的手掌,雖說太子殿下神色淡然自若,阿嬈還是紅著臉縮回了手。

                                              “若是殿下不嫌棄, 奴婢幫您也做一個?”見周承庭仔細端詳那枚小小的香囊, 阿嬈決定爭取一切機會補救晚膳前的失禮,忙殷殷的道:“您喜歡這種香味嗎?”

                                              周承庭側過頭看著她,那雙干凈的眸子清澈見底, 小心翼翼的討好之意也分明, 可并不令人生厭。

                                              倒讓人不好拒絕。

                                              周承庭合攏的手指松開, 把香囊仍舊還給了阿嬈, 微微頷首算是答應了。

                                              “奴婢做完手頭這個,就給您做。”阿嬈心頭一松,面上也露出輕快的神情, 道:“您喜歡什么顏色和樣式?”

                                              周承庭唇角勾了勾, 忽然起了逗弄之心, 面上卻是漫不經心的道:“怎么,要先給太子妃做,孤倒排在了后頭?”

                                              阿嬈愣了一下,不由生出一種弄巧成拙的慌亂來。她偷偷抬眼看去,太子殿下豐神俊朗,矜貴威儀,怎么看都不像是跟她計較這些許小事的人。

                                              “那奴婢兩個一起做?”阿嬈急中生智道。

                                              見她當真苦惱困惑的模樣,周承庭勾起了唇角,露出從他們見面以來,真心實意的一抹笑容。

                                              阿嬈呆呆的看著他。

                                              太子殿下的態度雖說稱不上冷漠,可對她的態度卻始終都是淡淡的。這一笑就如同春風拂過冰天雪地的凜冬,頃刻間冰雪消融,透著春日的和暖。

                                              然而這笑容稍縱即逝,阿嬈幾乎以為自己看花眼了。

                                              “逗你的。”太子殿下的威勢是刻在骨子里的,哪怕是句調侃之語,也顯得格外正經。“先給太子妃做。”

                                              阿嬈暈乎乎的,太子會逗她玩?先給太子妃做,那太子也沒有拒絕她的香囊?是這個意思吧?

                                              她睜大眼用眼神無聲的詢問,周承庭已經轉身走了,仍舊回到了書案前。

                                              見狀,阿嬈也不敢出聲打擾,自己只得拿著快要繡完的香囊,繼續做起了活。

                                              只是這一回不能專心的人成了她。

                                              阿嬈時不時就往太子處偷看上一眼,琢磨了半晌,還是難以斷定太子的意圖。太子應該沒有不高興罷?照理說太子同太子妃甚是恩愛,且太子養尊處優的長大,小小的香囊只怕太子還不放在眼中。

                                              這樣想著,阿嬈又忍不住偷偷抬眼看。

                                              太子生得可真好,雖說此時她只能看到的側臉,那如刀鋒般的側臉和完美的下頜線條,英俊的眉眼,尤其那如墨色琉璃似的眸子——周承庭似是有所感應的抬頭,靜靜的看了過來。

                                              阿嬈猛地收回了眼神,心虛的低下了頭。

                                              她沒看見,周承庭眼底唇邊淡淡的笑意,過了好一會讓方才散去。

                                              ***

                                              坤正宮。

                                              更深露重,皇后的寢殿中卻仍是燈火通明,王皇后正在聽心腹宮人的匯報。

                                              “娘娘,太子已經連續三日都召了那個名叫阿嬈宮女侍寢,聽說本名叫翠珠的,后改了名字。”連翹道:“雖說很少有人見過她,傳說她那張臉堪稱絕色。”

                                              王皇后有些訝然的挑了挑眉,“本宮和安氏都變著法子往太子身邊送過美人無數,看來還是太子妃的面子大。”

                                              太子在娶太子妃前,身邊都要有幾個模樣端正、身家清白的人在身邊服侍,等到太子妃入了宮才會給她們封號。哪怕是皇子,娶正妃前已經生下子嗣的也不在少數。太子倒是沒有完全推掉她們送過去的美人,只是從未召過侍寢。

                                              周承庭本就不是容易被擺布的人,再加上有靜安長公主幫忙,別說是她和安貴妃,即便是皇上也拿周承庭沒辦法。她們總不能逼著周承庭寵幸人,故此東宮中除了太子妃,別的品級俱是沒有一人。

                                              如今太子妃入宮三年無子,首先最疼愛周承庭的靜安長公主就坐不住了,沒有子嗣,周承庭的太子之位就坐不穩。靜安長公主是周承庭嫡親姑母,她的話周承庭還是要聽的。王皇后就等著靜安長公主往東宮送人時,也趁機安插自己的人。

                                              沒道理要了姑母送來的人,卻推了母后送來的。

                                              只是她沒料到,率先有動作的竟是太子妃姜妙。

                                              “太子妃也早該往太子身邊放人的。”連翹是王皇后最信任的人,平日也跟在她身邊出謀劃策,此時也沒有遮掩的道:“如今總算想通了。”

                                              王皇后微微一笑,她雖是已年逾四十,卻保養得宜,似乎看不出歲月的痕跡。“姜妙年輕氣盛,又與太子自幼相識,情分不比別人,獨寵東宮也是正常。只是過了三年她還沒動靜,便是她和太子都沉得住氣,安遠侯夫人也沉不住氣了。”

                                              連翹的眼珠轉了轉,頓時明白了王皇后的意思。

                                              “娘娘是說,這阿嬈是安遠侯夫人安排的?”連翹恍然,忽而又譏誚道:“侯夫人當真是深謀遠慮,這阿嬈是隨太子妃一同入宮的,只素日來甚是低調,甚少在人前露面。”

                                              “安遠侯世子已死,侯夫人就剩下這一個女兒,自然要好生為她謀劃。”王皇后翹了翹唇角,道:“姜妙入宮時帶一兩個固寵的絕色丫鬟在身邊,也不足為奇。”

                                              見王皇后心情不錯,連翹便知道她是打算出手了。

                                              “姜妙能先松口,是最好不過的。”王皇后欣然道:“明日一早你就把這消息送回國公府,讓世子夫人著手準備。”

                                              連翹忙應了下來。

                                              王皇后出身安國公府,如今的國公夫人是續弦,世子夫人卻是王皇后嫡親的嫂子,主持中饋的也是世子夫人,往日里若是有事交由世子夫人辦。

                                              “恭喜娘娘,既是太子妃先有行動,安貴妃便失了先機。”連翹識趣的道:“她想往太子身邊送人,是萬萬不能的了。”

                                              王皇后的眼角眉梢都透著愉悅,只覺得甚是舒心。

                                              “雖說當初太子娶太子妃沒有選本宮安排的人,可他娶了姜妙,便是把安氏接近太子的路堵死了。”

                                              安遠侯府未來的繼承人幾乎板上釘釘是姜知瑞,而胡姨娘輾轉同安貴妃沾親,滿京城都知道安遠侯偏寵側室,兩邊本就不和。姜妙成了太子妃前,兩邊的關系已經到了冰點。

                                              只怕安遠侯夫人和姜妙最不愿意看到的就是安貴妃的兒子登上皇位,又哪里肯讓安貴妃的人服侍太子,有機會生下太子的子嗣?

                                              如此一來,倒是幫她解決一大麻煩。

                                              安貴妃生得貌美,表現出來的性子又是嬌柔溫婉,偏生皇上很吃這一套,明里暗里的交鋒,王皇后吃了不少虧。

                                              “明日請太子妃帶著這位阿嬈過來。”王皇后眼中露出心滿意足的神色,她唇角翹起道:“既是太子妃身邊的人,本宮也要幫她抬舉一番。”

                                              “就在諸宮妃向本宮請安的時候帶來。”想象著一向聰明狡詐的安貴妃吃癟,王皇后就心情很好。

                                              連翹笑著答應下來,服侍王皇后安歇。

                                              ***

                                              就算沒有王皇后的話,姜妙也打算把阿嬈帶過去露面的。

                                              阿嬈留在東宮中,必然要有個名正言順的身份。雖說她是太子妃,可王皇后名義上是太子的母后,總歸要在皇后面前明過路。

                                              當王皇后的消息送到時,姜妙正由宮女們服侍著梳洗更衣,還沒有早膳。

                                              “真是沉不住氣。”打發走了皇后宮中來人,姜妙只留了珊瑚一人,故此便沒掩飾的冷笑一聲,道:“難道我還能偷偷摸摸就給阿嬈封號不成?”

                                              珊瑚也猜到了王皇后的意圖,明白太子妃不想成為王皇后和安貴妃博弈的工具,故此才不快。

                                              “罷了,讓阿嬈準備一下。”姜妙很快調整了情緒,吩咐道:“梳洗更衣后來我這兒。”

                                              珊瑚忙答應著去了。

                                              他本想用阿嬈的事把陳氏唬住,好讓她答應自己的要求,如今看來怕是有些難了。

                                              “王侯將相寧有種乎?”陳氏因著三年前姜妙險些被錯嫁的事,在她心中姜長義的夫妻情分早就斷了。陳氏冷笑道:“您別忘了太祖皇帝是何出身,掂量好了再說。”

                                              姜長義猛的一驚,怕言語間被陳氏抓住把柄,雖是不情愿,也只得暫且將這件事放下。

                                              “今日來,還有件要與夫人商量。”姜長義威脅陳氏不成,換了平和的口吻道:“眼看姀兒也到了要說親年紀,我想著把她記到你的名下……”

                                              果然如此,怪不得姜長義想先把她嚇住。陳氏神色愈發冰冷,果決道:“侯爺不必費心,我不答應。”

                                              “不光是姜姀,就是姜知瑞,我也不會同意把他記到名下。”既是姜長義提了,陳氏索性把話徹底說絕。“阿妙的事,我永遠都不會原諒他們!”

                                              陳氏對姜長義失望透頂,當初嫁給他時,還以為他是個老實厚道的人,卻沒成想會如此糊涂。可那時她有一雙兒女是好的,便覺得日子還有盼頭。

                                              偏生長子殉國,長女險些被算計,她唯一的寄托和期盼都險些被人人奪走!

                                              姜長義頓時沉了臉,陳氏竟如此不給顏面。

                                              “當時只是誤會一場!”姜長義不想與陳氏鬧僵,只得又耐著性子勸道:“往后侯府也只能交給瑞哥兒,你把他記到名下,他只會更加尊重你、孝敬你,且阿妙在宮中,也有所助力……”

                                              陳氏心意已決,自是不怕他。“侯爺快別拿這話惡心我,姜知瑞是什么品性,我還不清楚?即便他再有能耐,就是到了他權傾朝野那一日,我也不會答應!”

                                              “我是侯爺的原配嫡妻,只要我活著就是庶子庶女的嫡母。莫非侯爺的意思,我不把他們記到名下,他們就不孝敬、不尊重了不成?”

                                              “你、你——”姜長義被陳氏氣得說不出話來,他心中暗罵武將粗鄙,歷代都是武將的陳家教出來的女兒也沒有半分溫婉和知書達理。

                                              陳氏漠然的看著他,冷冷道:“侯爺,好走不送。”

                                              被下了逐客令的姜長義拂袖而去,夫妻二人又一次不歡而散。

                                              “夫人,您何必又跟侯爺置氣,有些事婉轉著說也就罷了。”余嬤嬤勸道。她回到侯府后,并沒有即刻跟著兒子離開,而是仍舊留在了陳氏身邊。

                                              陳氏搖頭,道:“我意已決。罷了,不提這糟心事。”

                                              “還是再講講東宮的事。”陳氏嘆道道:“阿妙這三年過得不容易,如今她終于能想通,我這懸著的心,也能放下大半了。”

                                              余嬤嬤眼神閃了閃,應了一聲,在小杌子上坐下,陪著陳氏說起了話。

                                              ***

                                              阿嬈此時還不知道安遠侯府因她已經起了一場風波,當皇后宮中來人宣布詔命、送來賞賜時,結香等人歡欣雀躍,阿嬈心中卻更多的是惶恐不安。

                                              她面上鎮定自若的謝了恩后,才送走了皇后宮中的人,珊瑚便過來了。

                                              珊瑚奉太子妃之命,給她送來了衣裳首飾,說是今日她不必再過去,明日一早帶她去皇后宮中謝恩。

                                              阿嬈忙應下來。珊瑚道了喜,便匆匆又回去了。

                                              這會兒她心里很亂,可結香、施東他們進來賀喜,齊聲稱她為“選侍”,阿嬈不好表露出心中的情緒來,笑著都應了,拿出四個荷包來賞人。

                                              太子妃知道她沒有體己銀子,早在她被太子寵幸的那一日起,就預備好一箱籠的銀錢抬到了小院中,分量各不相同,還有銀票若干,留著她使用。

                                              阿嬈暗暗嘆氣,太子妃對她的好,哪怕是粉身碎骨也難以報答。

                                              她心中很亂,想要一個人靜一靜,以收好皇后、太子妃賞賜的東西為由,讓她們先下去。

                                              只是還沒清靜多久,外頭忽然傳來結香的聲音。“選侍,清泰殿的孟總管打發人來說,殿下請您過去。”

                                              阿嬈聽罷,第一個反應便是往窗外看了看。碧空如洗,晴日當空……這還沒到夜里呀?

                                              只是太子既是發了話,她自是沒有拒絕的余地,只得讓結香、芳芷進來,幫她凈面更衣。

                                              “去開了箱籠,拿些荷包出來。”阿嬈沉吟片刻,吩咐芳芷道:“等到了太子殿中,打賞人用。再拿著我裁好的料子,寶藍色的那份。”

                                              她初被封為太子選侍,到了太子殿中,無論是宮女或內侍要向她賀喜,她自然得有打賞。

                                              至于香囊么,是表示感謝的。聽太子妃的意思,太子為了她選侍的封號,甚至答應了皇后的條件,去選太子嬪。

                                              即便她不想招眼,但她不能不識趣。

                                              芳芷忙答應著去了,一時主仆都準備好,才往太子的清泰殿走去。

                                              果然不出阿嬈所料,清泰殿服侍的人本就因太子對阿嬈不同而格外客氣,如今阿嬈有了正式的封號品級,那些人更是討好還來不及。

                                              阿嬈落落大方的受禮,讓芳芷和結香把荷包散了下去,雖然銀錢不多,卻是個好彩頭。眾人暗中皆道,這新上來的太子選侍,不僅有一張如花似玉的絕色面容,行事更是有章程。

                                          返回目錄頁單擊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


                                          如果您中途有事離開,請按CTRL+D鍵保存當前頁面至收藏夾,以便以后接著觀看!
                                          湖北11选5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