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言情 > 北朝纪事 > 269.失而复得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号

                                          小窍门按左右键快速翻到上下章节

                                          269.失而复得



                                              就防盗吧, 没啥可说的30%的比例也不大嘉语心里咯噔一响, 重复?#20843;?#20154;在哪里?#20426;?br />
                                              嘉言瞪着眼睛不敢置信地看着她心里实在悲愤大声说道?#20843;?#27515;了你害死了她

                                              死了

                                              嘉语愣住她想过很多种可能但是嘉言说她死了

                                              从?#20843;?#21487;没死这么早

                                              嘉言的声音猛烈而尖锐地?#19981;?#22905;的耳膜你口口声声说是我姐姐, ?#24515;?#36825;样当姐姐的吗你是以为我回不来了是吧, 我回不来了就没人戳穿你在宝光寺里摇尾乞怜对吧你是怕紫萍对你起怀疑, 怕紫萍戳穿你所以带她回来害死了她对吧

                                              啪在嘉语?#20174;?#36807;来之前, 手已经挥了出去

                                              嘉言面皮薄, 当?#26412;?#28014;起五个指印嘉言呆住她长这么大还是?#21453;?#25384;打, 在此之前, 无论始平王还是始平王妃哪个舍得动她一个指头

                                              嘉言捂住脸你你打我你凭什么打我我们到母亲那里说理去

                                              拽住嘉语就要去见王妃

                                              嘉语虽然多活一世, 这具身体却只大嘉言两岁, 当时要抱住桥头柱才勉强稳住身形一旁服侍的紫苑紫株连翘薄荷?#33805;?#20004;姐妹动上了手, 哪个不唬得魂飞魄散, 忙忙一个抱住一个一个说姑娘有话好好说六娘子年幼有什么不能教训的, 何至于动手一个道三娘子是长姐, 她说话姑娘就好好听着, 哪里有还嘴的道理

                                              都给我住嘴好容易挣脱嘉言嘉语大喝一声元嘉言你没凭没据这样诬陷长姐莫说是到母亲面前就是到父亲面?#20843;?#21435;我也不怕

                                              言外之意就算嘉言仗着始平王不在王妃偏?#21804;?#36131;罚了她回头迟早还要闹到始平王那里去

                                              嘉言虽?#24576;?#20102;打却也知道自己不全占理而长姐?#24471;ã?#21407;本就没个尺度难道要白挨一巴掌

                                              一时双方都僵住嘉语又问紫萍怎么死的?#20426;?br />
                                              嘉言扭头不理

                                              嘉语冷冷看住紫苑紫苑你说

                                              她点了名紫苑不?#20063;?#35828;被嘉言瞪一眼又不敢实说只得期期艾艾道奴婢奴婢当时不在

                                              当时在场的除了王妃和周家人就只有边?#32972;?#21644;几个侍卫另外畅和堂的婢?#21360;?#22025;语不好到二门外去问侍卫而畅和堂的母婢也不是她能审问的嘉语心里一沉当晚当晚会是个什么情形

                                              紫萍做了什么如果什么都没做那她就不会死她做了什么

                                              其实不难推测只是她从来没往那方面想过她总以为紫萍还活着如果紫?#21152;?#38153;刀割开了绳索如果紫萍被发现了毫无疑问周家那几个人不会放过她

                                              杀鸡儆猴这种事没做过也听说过

                                              嘉语长长舒口气缓和了语气我当时带紫萍回来是怕她留在宝光寺会?#24187;?#32043;草死了你知道的镇国公府的奴婢也一个都没留吧如果紫萍和喜嬷嬷两个人我都要带走宝光寺的那些人肯定不会信我

                                              ?#21834;?#20320;还记不记得我当时说的话我当时说喜嬷嬷是王妃的心腹阁下想要知道什么就问她是让他们意识到喜嬷嬷是个很重要的人留下有用

                                              ?#21834;?#26159;我摇尾乞怜但凡我有更好的办法我也不想如果我能保全所有的人我也想但是我能做的就只是这些我尽力了你信或者不信我都尽力了

                                              ?#21834;也?#21487;能料到母亲会出门?#20174;?#33258;然也就没有办法预先知会当时混乱我给了紫萍一把锉刀我问你是不是紫萍割裂了绳索被周家人杀了?#20426;?br />
                                              嘉言呆着面孔没有回答这记耳光给她刺激太大了头一次姐姐这两个字在她这里有了存在?#23567;?br />
                                              嘉语站了一会儿也没有再说话该说的都说完了嘉言又不傻她们是姐妹外间不会因为她们姐妹关系的?#27809;?#32780;否定这种关系所以宝光寺里中年男?#21491;?#26432;她嘉言才会冲出来也只有嘉言冲出来

                                              也所以她才会威胁周乐无论如何至少保住嘉言

                                              血脉是割不断的哪怕是到最后的最后她送她一杯酒说一路顺风

                                              嘉语转头往佛堂去虽然丢了佛经她还?#31373;?#21040;佛堂去虽然她说得云淡风轻紫萍的死不是她的错她尽力了但是但是只有她知道紫萍原本可以活多久她的重生提前结束了她的性命

                                              她什么都没有改变先害死了一个人

                                              你有没有过这样的经历你雄心壮志地想要拯?#20154;?#26377;人却把事情弄得一?#26049;?br />
                                              紫萍是一个开始嘉语跪在佛前的蒲团上低头看自己的手

                                              染了血

                                              其实在这样一个乱世大多数?#35828;?#25163;都会染血不是别?#35828;难?#23601;是自己的血可是紫萍嘉语和紫萍没说过几句话最近的距离大概是在马车里她聒噪地问我们姑娘呢三姑娘我们姑娘呢?#20426;?br />
                                              明明没什么感情没什么可惦记可是偏偏都还记得音容宛在大概就是如此

                                              那只是一个开始她的死而复生命运偏离原来的轨迹以这样天真一个姑娘的命为祭奠只是一个开始

                                              之后还会有什么还会死多少人她不知道她默默双手合十?#21917;?#26524;佛有灵

                                              如果佛有灵

                                              啪嗒

                                              清晰可闻的水滴声嘉语一惊抬头竟看见佛眼中两行血泪当时腿脚一软几乎是?#27604;?#22312;蒲团上

                                              这就怕了有低低的笑声在小小佛?#32654;?#22238;荡?#25300;一?#24403;你真天不怕地不怕

                                              周乐?#20426;?#22025;语脱口就喊了出来

                                              守在外间的薄荷听到动静忙问姑娘是在唤奴婢吗?#20426;?br />
                                              不是嘉语应道

                                              外间又静了下去

                                              周乐从佛像后头转出来悄无声息落在了蒲团上他原本?#21543;?#24324;鬼?#31373;?#21523;吓这个小?#23601;罚?#19981;知道为什么看到她白了面孔竟?#25381;?#24515;不忍自己跳了出来于心不忍那简直是连他自己都诧异

                                              你怎么在这里?#20426;?#22025;语问

                                              哎你是真不怕我周乐忍不住挠挠头照理来说这些贵族千金看到外男难道不该尖声惊叫?#25512;?#30528;脖子的鸡一个?#20174;?#22043;这姑娘这姑娘凭什么这么冷静冷静得就好像好像认识自己很久了

                                              嘉语再看了一眼佛像他日追亡逐北血流成河未尝没有眼前这个?#35828;?#20221;但是看到他她心里竟?#36824;?#24322;地轻松了许多也许是因为因为她就是再努力手上染的血也不会有他那么多

                                              不用看了我弄的周?#32622;?#26174;毫无敬神之心

                                              嘉语

                                              你怎么还没走?#20426;?br />
                                              我倒?#31373;?#36208;周乐唉声叹气宝光寺被你们一锅端了就我和猴子跑了出来我可是?#20384;?#23454;实照你的吩咐保住了你家那个臭?#23601;罚?#20320;呢你就赤口白牙给了我几句话你你你你不亏心啊?#20426;?br />
                                              嘉语瞧了他一会儿?#20808;?#30495;真地回答不亏心

                                              周乐

                                              嘉语瞧着他眉眼都?#19990;?#19979;来简直像只沮丧的哈巴狗不由展颜一笑从头上拔下一根金簪递过去这个够不?#21804;俊?br />
                                              周乐

                                              她是欺负他没见识吗

                                              王府千金的贴身首饰能没点记号没准还有什么香什么香的就等着他拿去卖始平王早张好了网?#20154;?br />
                                              虽然他回?#38450;?#22987;平王府找她确实是为了拿到报酬那是他该得的

                                              嘉语不紧不慢又添一句拿去融了虽然不够重不过这会儿也只有这个了

                                              周乐看住那支金灿灿的簪?#21360;?br />
                                              他的眼光其实也看不出?#27809;?#19981;过金子值钱他知道这?#23601;?#26159;真的打算?#39068;?#29609;意儿给他?#24656;?#20048;迟疑片刻终于问出来你见过我?#20426;?br />
                                              自然是见过不是以前是以后很久很久以后

                                              嘉语恍惚地想那时候父兄已经死了萧阮走了堂兄元昭叙打着为父亲报仇的旗号?#31456;?#29238;亲旧部强攻洛阳洛阳一夕陷落元昭叙杀了?#23454;P?#21448;被群起而攻之他计划将她?#37117;?#26580;然和亲换取柔然借兵然后这个人来了单枪匹马闯营质问?#26263;背?#22987;平王有什么对不住你你要这样对待华阳公主?#20426;?br />
                                              这句话可以?#39280;侍?#19979;大多数的人满城公卿

                                              但就和华阳公主这个身份的获得?#25381;V盗?#26377;关和姚太后对她的观感完全没有关系一样?#20154;?#20110;水火不是口舌之争能够达到的结果

                                              元昭叙将她交给周乐的条件是周乐出兵为他解围

                                              嘉语记得她第一次看到周乐他大步走进来单膝跪在她面前他说末将营救来迟公主恕罪

                                              抬起?#38450;?#26159;一张英武的脸

                                              那时候她哪里还?#23567;八?#32618;的资格不过是?#21491;?#20010;人手上辗转到另外一个人手上生死去留都由不得自己

                                              嘉语叹了口气摇头不不会再落到那?#25945;?#22320;了哪怕是死

                                              都知道?#23454;?#24453;她亲厚所以余人也只哦了一声唯姚佳怡气恨

                                              谢云然?#24656;?#33395;羡听说文津阁有很多孤本

                                              嘉语笑着说谢娘子不必羡慕我在宫里不过就这几日倒是日后这宫里没准谢娘?#21491;?#20160;么孤本善本应有尽?#23567;?#36825;话暗示谢云然六宫有份嘉语?#24187;?#35828;?#24187;?#20419;狭朝姚佳怡看

                                              谢云然知道她们表姐妹长期不和不过拿她做个筏子倒也不恼一笑就过去了

                                              姚佳怡却是冷笑一声打定主意?#21917;?#21518;做了皇后决然不许嘉语这个贱人进宫半步贺寿都不许叫她没脸不过要是她不进宫她又怎么让她?#33805;?#22905;的威风呢这倒又让她左右为难了

                                              嘉语从前没有来过文津阁这时候抬眼看去但见巍峨自提?#35828;ƣ?#19968;步一步走上去

                                              她要?#19968;?#23467;地图嘉语偶然听人说起燕国的皇宫原是在前朝基础上修葺而成据说底下有密道但是从来没有人找到过前朝的图册在文津阁都有备份

                                              她不确定命?#35828;?#26368;终结果如果这一次也还是?#24515;?#19968;日多一点准备总是好的

                                              到处都是书浩如瀚海银?#22330;?#23601;连脚步都染了墨韵余香每一卷书每一个字经历过什么书写他们的人是怀了怎样的希望想在这个世间留下曾经活过的痕迹这样想便又?#36335;?#31359;行在岁月?#23567;?br />
                                              ?#32773;者?br />
                                              忽然听到脚步声就在身后不紧不慢嘉语猛地回头没有人也许是自己嘉语也不想自己吓自己停步那声音果然住了

                                              再走又响起来?#32773;者?br />
                                              转一个弯猛回头没有人

                                              嘉语终于慌了这时候她倒?#25351;?#33030;利落得忘记了自己也是死过一回的人只觉惊恐加快了脚步猛地再转过一个弯眼前乍亮有人在灯影中回过?#38450;础?br />
                                              十六七岁的少年黑色细麻裳玉带束腰羽冠束发

                                              那就像是被使了定身术一样嘉语一动不能动

                                              要仔细论这少年的五官也许在洛阳城里能找到与他不相上下的嘉语是见过美?#35828;ģ?#20803;家本身就出美人她父亲元景昊就是个美男子嘉言长得好昭熙也是而眼前这个人单看时你也许并不觉得他有多美只是无论站到哪个美人身边都没有人能够夺去他的风华

                                              其实这一类人也许就都该叫祸水不分?#20449;?br />
                                              你猜对了?#31373;?#38446;

                                              这世上大?#26049;?#27809;有比眼前更?#25343;?#26356;可笑的相遇了

                                              你要问嘉语有没有想过重生之后他们还会重逢想过的就算嘉语不肯承认潜意识也想过最好是不要再相遇因为她不知道相遇会发生什么但是如果呢万一呢是该掉头就走吧

                                              你倒是掉头啊你倒是走啊为什么迈不开步呢

                                              嘉语听见自己的呼吸声心跳声甚至还有喉咙里?#20855;送?#19979;的一口口水身体真诚实嘉语悻悻地想好像她在他面前就没有过不丢脸的时候

                                              你来这里做什么?#20426;?#33831;阮扫一眼嘉语被汗水打湿的头发这时节原本就容易出汗何况嘉语这一路又惊又怕

                                              有了声音就会有光有影所有的?#23383;?#37117;被解除嘉语发现自己能动了能出声了她倒想说有人追她?#19978;?#36825;种话他不会信的这种把戏她在他面前玩太多次了

                                              嘉语用了全部的力量来镇压腔子里那?#25490;?#30768;砰乱跳的心以?#21543;?#23574;上总?#31373;?#35201;窜出来的那句为什么?#20445;?#35874;天谢地她死过一回了她被他逼死过一回了她说我来文津阁找书

                                              这种话萧阮也不信一个字都不信

                                              但是接下来嘉语就转了身不管跟着她的是个什么鬼不管是个什么鬼哪怕下一刻出现在面前的是青面獠牙血盆大口让他吃了好了再死一次好了即便是再死一次也好过让她面对萧阮

                                              她这样想的时候无边无际的悲哀几乎淹没了她

                                              找什么书?#20426;?#33831;阮在身后问

                                              嘉语没有回答他她拖着过于沉重的身体如在泥?#23383;У?#19968;步一步走出了文津阁

                                              书柜后头闪出另外一张面孔眉目俊俏得单薄

                                              萧阮微抬了抬眼皮你吓她做什么

                                              元十六郎笑嘻嘻道你想过没有其实娶她已经是你最好的选择了

                                              萧阮淡淡地说我有未婚妻

                                              你们不可能元十六郎收了笑像我这样的人也许还能求个一双两好如宋王你就不要做这?#32622;?#20102;他笑的时候没心没肺怎么戏谑都不讨人厌一旦收起笑眉?#24656;?#38388;却生出一种与年龄不符的锐利如刀光?#24598;?br />
                                              萧阮沉默了一会儿忽笑道那你是真不知道还是装不知道长公主看上的是六娘?#21360;?br />
                                              元十六郎道?#19978;?#22987;平王妃不会允六娘子下嫁

                                              小娘子可能爱慕他的颜色到始平王妃这个年岁却不容易再为色相所惑萧阮在大多数丈母娘眼中都算不得乘龙快婿凭他在南朝怎样金尊玉贵在燕朝能有什么根基?#39063;?#22478;长公主与他萧家的情分也就在一线之间如今长公主活着还好他日长公主过身还不是要依附岳家

                                              他是南朝?#39318;?#26080;论如何落魄北朝都不可能全心信任他没?#34892;?#20219;空有官爵能有什么好

                                              正如元十六郎笑言元家女儿不愁嫁

                                              彭城长公主的心高气傲根本就是不自量力

                                              萧阮这次沉默得更久一些文津阁里的沉默黑暗里能听到窸窸窣窣的墨香而咫尺之地光影黯淡

                                              这是个不?#35328;?#24819;到的结果但是?#32972;?#25252;送母亲北来图的不过是个骨肉?#26049;?#20294;是人心不足得陇而望蜀他吃了那么些苦头母亲又有咽不下去的气连卿?#23613;?#33487;卿染倒是不提只有次失言说起家乡莼?#24661;?

                                          返回目录页单击键盘左右键( )可以上下翻页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11ѡ5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