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都市言情 > 將軍夫人在種田 > 第452章 紅燒肉咸了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號:

                                          小竅門:按左右鍵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第452章 紅燒肉咸了



                                              第452章 紅燒肉咸了

                                              他,他究竟是怎么做到了?

                                              無論如何,這一次,他輸得徹底。

                                              好吧,與太子殿下的身子比起來,自己的尊嚴,又算的了什么呢?

                                              所以,占東抱著一副被羞辱的表情,慷慨赴死:“無論你如何羞辱我都好,請務必,給我一條豬腿!”

                                              漢子的臉上閃爍著建議的光芒,這一刻,他就像是一個勇猛的戰士,為了他的王,甘愿將身心都交給敵方來蹂躪。

                                              這,才是最大的忠誠。

                                              然而——

                                              “砰”

                                              一個血粼粼的大豬腿砸在了他的腳下,尚未完全凍住的血濺了一些在他皂色的鞋面上,猶如粘上了一塊兒泥。

                                              占東有些傻,他已經做好了被羞辱一番的準備,卻沒料到這一手,不由狐疑:“你這是什么意思?”

                                              “你瞎啊。”

                                              李涇之努了努嘴:“你要豬腿,老子已經給你了,怎么的?別說你想要的不是豬腿,是豬嘴啊!”

                                              占東吶吶,半晌說不出話。

                                              李涇之一轉身,一手拎著剩下的野豬,一手去摟魏三娘,豪放道:“聽說你們山西女人做的一手好面食,這幾天肉吃膩了。去!給老子蒸點肉包子去。”

                                              說罷,在她屁股上重重的拍了一下,氣的魏三娘在占東看不到的角度沖著他直齜牙,嘴上卻還要裝柔弱:“行!那我去先和面了。”

                                              李涇之看明白了那個眼神,知道自己約么一會兒又沒好果子了。可他現在扮這糙漢還真扮出了點趣味,也越來越喜歡魏三娘這骨子潑辣勁兒了。

                                              剛要進屋,才想起來什么,扭身望著占東:“怎么?還打算再要點包子回去?”

                                              到底是世家公子,哪里禁得住這般奚落,占東瞬間瞪眼:“你!”

                                              然而腳下還有人家給的豬腿呢,到底生生的咽了下去,最終化為一股怨氣:“你等著,早晚我會還你的!”

                                              說罷,拎著豬腿大步離去。

                                              直到沒有腳步聲了,魏三娘才探出腦袋。

                                              “走了?”

                                              “嗯。”

                                              李涇之失笑:“依著他的性格,能被說成這樣才走,估摸也真是山窮水盡了。”

                                              “那有啥辦法,這叫人算不如天算。”魏三娘嘟囔:“你都不知道,那個賈明薇把李文虞當個寶貝單子似的,啥好玩意兒都要給弄來,生怕他哪兒不如意了。可到底這場大雪,讓所有人都沒預料到,馬車進不來,大家只有坐吃山空。你瞧瞧,”

                                              隨著她的目光,李涇之看過去。

                                              “這雪啊,若是不去處理,一個冬天下來都不能化。去年我也是嘗到了苦頭,還是鄉親們幫我把雪給鏟干凈了。否則的話,我和嫣兒睡到半夜,房梁就得塌.....咦?”

                                              她驚奇的發現,李涇之竟然開始用劍分割起了豬肉,連忙阻止:“不是說要包包子嗎?你片成這樣,還怎么剁肉餡啊。”

                                              “我就是說給那個傻子聽聽而已。”李涇之頭也不抬,繼續手上動作:“這是山上的野豬,皮糙肉厚的,你那點子力氣,回頭再把手給劃了。”

                                              瞧著他認真的樣兒,那把寶劍,已經徹底的淪為分肉刀,不禁嘖嘖有聲:“沒想到咱們李將軍干起這屠夫的活也是有聲有色的嘛。”

                                              “嗯。”

                                              他手中的動作很快,不一會兒,就片出了一盆的肉片出來。

                                              “我跟他們說,來這兒之前,我就是個屠夫。”

                                              我滴個乖乖!

                                              魏三娘瞠目結舌,不由豎著大拇指:“都說女人會騙人,依著我看,你們男人撒起慌來才叫一個真厲害呢。”

                                              李涇之這回抬起了頭,揚眉一笑:“彼此彼此,魏媽媽也也不差啊。”

                                              想起兩人在黑土城的遭遇,不由的都笑了。

                                              野豬肉比不得家豬,吃起來肉質不僅有些膻,口感也不大好。然而在這冰天雪地的小屋里,卻因為有了身側陪伴的人,饒是這般,也吃的有滋有味。

                                              酒足飯飽后,魏三娘躺在暖暖的炕上,也徹底的不想動了。

                                              李涇之簡單收拾后,索性也躺在她身邊。

                                              “看什么呢?”

                                              “瞧!”

                                              魏三娘望著外面的天空失神:“天上的星星,多亮啊。”

                                              順著看過去,李涇之也看癡了。

                                              雪后的夜空,似乎被清洗干凈的黑絲絨布,上面點綴的璀璨的星子,忽明忽暗。布滿了整個夜空,美不勝收。

                                              “我記得從前在呂梁的時候,夏天熱,就在小院里頭,灑上水。等到熱氣被帶走時,也就送來了涼風。再把井水里拔過的西瓜撈上來切塊兒,沙沙甜甜的,還有些冰牙呢。”

                                              那時候,她還是個十四歲的新嫁娘,轉眼,跟身側的男人已經走過二十年了。

                                              夜色迷人,越看越叫人忍不住的回憶。

                                              忽然,身側男人開口了。

                                              “那時候,你總是把西瓜泡進去一天,忘了拿出來。瓜浸時間長了,皮就裂開了。我只有再給你換上一個,省的到時候你吃不到嘴,又該沮喪了。”

                                              魏三娘一咕嚕坐起來,虎著臉:“你騙人!”

                                              她才沒有干過這么丟臉的事呢,再說,那時候他都不著家,怎么知道的。

                                              李涇之雙手枕在腦后,好讓自己墊的高一些。

                                              “讓我想想,夏天除了西瓜,你就是喜歡放葡萄進去了。有一回不知道從哪兒弄來了些野果子,也放了進去,幸好我瞧見,不然,只怕你十四歲那年就要先英年早逝了,哪里活到現在?”

                                              記憶里,好像的確是有這么一回事。

                                              魏三娘記得,那會兒好像是鄰居的嬸子給了一把紅色的漿果,她都沒舍得吃,放在井里想冰了第二天晌午吃的。結果拎上來一看,桶空了,也不知道是哪個缺德鬼偷嘴,害的她難過好幾天呢。

                                              “那是刺梅兒,有麻痹作用。一粒就可以令人口舌不得言,兩粒口歪眼斜,三粒的話,四肢麻痹,不得動彈。”

                                              他望著魏三娘,眼底含笑:“至于你那么一把,我還沒見人吃過。不過依著這個藥效,只怕是大羅金仙,也無濟于事了吧。”

                                              老底被揭,實在是.......

                                              魏三娘清了清嗓子,摸下去到桌子邊,倒了一碗水,念念有詞:“今晚這紅燒肉也太咸了。”

                                              瞧著小婦人不自在偏還要掩飾的樣子,李涇之揚起了嘴角。

                                          返回目錄頁單擊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


                                          如果您中途有事離開,請按CTRL+D鍵保存當前頁面至收藏夾,以便以后接著觀看!
                                          湖北11选5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