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言情 > 将军夫人在种田 > 第201章 心慈手软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号

                                          小窍门按左右键快速翻到上下章节

                                          第201章 心慈手软



                                              ..将军夫人在种田

                                              魏三娘这才发现他只是自顾自的说话而自己的回答则可有可无索性闭上嘴巴静静听他倾诉

                                              初到北狄的时候真是不习惯啊一年四季总是离不开漫天遍地的黄沙有时候累了就会忍不住的想大郎可入学了二郎是不是还爱哭三郎该是会说话了吧

                                              ?#19968;?#35760;得你嫁过来的那天媒人说是个?#30001;?#29983;温温柔柔的小姑娘可我掀开盖头看到的却是一双灵动的双眼

                                              知道我为?#25105;?#20026;你取名叫明玉吗

                                              他话锋陡然一转引得魏三娘一愣含含糊糊道大概这两个字好写吧

                                              她可忘不了新婚第二日李泾之在知道自己不会认字的时候眉头紧蹙的样子后来大笔一挥写下了明玉两个字说从此这便是她的名字

                                              不认字的人多了至于这么嫌弃么

                                              真是提上裤子就不认账

                                              床榻边的男人忽然抬起脸目如点漆深深?#23064;?#30528;她的身?#21834;?br />
                                              因为你?#39029;?#35265;的那天你便是明眸锆齿如珠如玉

                                              轰

                                              内心深处的小火苗一触?#24904;E?#28903;的她脸上滚烫支支吾吾望着他好端?#35828;ģ?#35828;这个作甚

                                              怎?#24904;?#19968;趟北狄倒是改了性了

                                              学的怪里怪气的还说这些个酸话真是难受死人了心里的娇羞像是一朵迎接阳光的花儿接触到了些许的光芒便?#34892;?#36291;跃欲试的舒展花瓣探出蕊儿魏三娘心里积攒着勇气方想要附和一句谁知一抬头便见李泾之已经倒在床边双目紧闭呼

                                              吸均匀明显是睡过去了

                                              这人还真是

                                              魏三娘咬牙切齿恨不得上前给他?#38468;拧?#21487;不知为何想起他方才的话唇角却不自觉的弯了起来

                                              因为安安的诞生给这个家里带来了不一样的生机

                                              李大郎不便进弟妹的屋子便由乳娘抱着出来给大家瞧一天三拨直看的小?#23601;?#19981;乐意的闭着眼睛哇哇的哭

                                              她嗓门洪亮隔着?#26174;?#37117;能听到

                                              李二郎心疼闺女不由分说除了辰时小?#23601;?#26159;定时醒来吃奶时间其余时候谁都不让瞧了捂得紧紧的活跟怕人偷窥了他的宝?#27492;?#30340;

                                              可不就是宝贝嘛

                                              阮琼华坐在床榻望着躺着的张氏笑道刚从伯母那边过来听她说二郎如今跟换了个人似的事关安安的都亲力亲为把乳娘吓的还以为二少爷是对她不满呢张氏躺在床上连日来的休养让她的面庞重新红润起来抿嘴笑道不瞒你说三弟那会儿把脉说是个?#23601;返?#26102;候我一直还祈祷希望是错了婆母和二郎都说?#19981;?#38394;女我怕是她们哄我为的不叫

                                              我难受可在生出来的那一刻看到她的小脸时心底便暗暗发誓这辈子无论旁人如何我都会对她好

                                              你啊就是爱瞎想

                                              阮琼华嗔道你是没看见府里一提起安安各个都是眉开眼笑连小妹这几日都不疯了和二丫一起每天抢着来抱安安呢

                                              是啊这是我的福气?#38381;?#27663;感慨没想到婆母和二郎并不是嘴上哄我也是安安的福气

                                              说罢忽然想起来什?#27492;?#30340;对了你如今在新宅如何我这?#20146;右?#30452;不方便也没去看看你心底惦记的紧呢

                                              还能有什么府上除了买来的丫鬟下人便只有我和舅舅两人他整日忙的也见不着面我便自己在屋里待着为自己绣嫁衣

                                              那一定很好看?#38381;?#27663;眼前一亮赞许道你手巧又见多识广回头在婚宴上我一定要仔?#30422;?#30631;

                                              一提婚事饶是大方如阮琼华面上也飞来两朵红云?#30001;?#21518;婢女手?#24515;?#36807;一块儿软布这是我送给安安的

                                              这是什么

                                              随着软布一层层剥开一块儿温润的玉镯出现在眼?#21834;?br />
                                              晶莹的玉镯里面好似有水的流动仔细一瞧竟然是因为通体透亮光泽直接穿透了它张氏虽不懂这些个东西可一瞧它就是价格不菲的贵重物件顿时摆手

                                              不行这个太名贵了安?#19981;?#26159;个孩子呢

                                              安安可是李家的第一个孙女而且你我之间又岂能?#20204;?#26469;衡量

                                              她不由分说的将镯子放在了安安的枕边看着她红润润的小嘴心中一片温暖柔声道这孩子可真好看啊

                                              见她目光眷恋张氏不禁打趣?#19981;?#30340;话成亲后赶紧自己也生一个快的话明年这个时候就能出来了

                                              呸

                                              阮琼华红着脸便要去拧她的嘴人都说一孕傻三年我看你真是傻了竟说些胡话

                                              她只是装腔作势去拧张氏也不怕只是两人疯闹安安在一旁不知怎么的开始蹬腿哼哧起来小脸憋的通红似乎是恼了

                                              张氏连忙哄了哄这才安抚了小人儿之后笑嘻嘻的顺势拉着她的胳膊?#20843;?#30495;的你赶紧嫁过来吧我天天做梦都盼着你赶紧来呢

                                              见她眉间略有愁色阮琼华不禁问道怎么了可是有什么不愉快

                                              张氏摇头公婆通情达理二郎也待我好公公治?#24050;希?#19979;人们更是不敢欺?#19979;?#19979;

                                              说这话时她眼底的郁色更浓重了

                                              这?#34892;?#19981;合情理

                                              阮琼华轻声道既是都好那为何又闷闷不乐可见还是有什么?#24515;?#19981;畅快的

                                              两人相识后便十分要好张氏叹了口气这话我也只跟你说

                                              原来搬来宅子之后家里的人口一下子多起来婢女小厮厨娘轿夫上上下下养着几百号人张氏这才感觉到身份的陡然转变

                                              更让她不习惯的是

                                              家里的人多开支自然也大了起来婆婆是个通情达理的每月从公家拨了银两她们小院的事都交给张氏自己做主可张氏从小吃苦长大心眼又善哪儿是个管得住人的

                                              (www.pkir.tw = 老曲小说网)

                                          返回目录页单击键盘左右键( )可以上下翻页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11ѡ5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