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都市言情 > 非常偵探 > 第1477章 暗算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號:

                                          小竅門:按左右鍵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第1477章 暗算



                                              阿舒站起身,對老師微微一笑:“老師,這些天,讓您受累了,金子不懂事。”

                                              老師笑著說道:“應該的,不過你真得教育一下楚浩金,不能說動手就動手。”

                                              阿舒點頭,他和老師站在了學前班的門口,里邊的帶班老師在和孩子們在做游戲,現在都停下來,老師把金子招呼過來,阿舒和老師致歉,然后才帶著金子走出學校。

                                              等上了車,阿舒才問道:“金子,干嘛和同學打假?”

                                              金子在阿舒面前,特別老實,阿舒問了兩遍,金子才小聲說道:“羅雨辰罵我是野種,我就打他了,他再罵我,我還打他!”小家伙竟然一點悔改的意思都沒有。

                                              阿舒從孩子的話語中,聽出了孩子對他媽媽的思念,他伸手在金子的小腦瓜上拍了拍,他沒有批評,野種?換了自己也要爆發!金子太可憐了,湘云已逝,唉...

                                              阿舒帶著金子回到了家,肖藝俏還沒回來,現在工廠每天生產,忙的要死,有很多事需要肖藝俏去處理,阿舒看看時間,就要到了和五區那些常委吃飯的時間了,他只好把金子留在家里:“金子,先寫作業,媽媽一會回家給你做好吃的。”

                                              金子答道:“嗯!爸爸,我不想在這個學前班了,我想自己在家學習。”

                                              阿舒明白孩子心中的想法,他點點頭:“那爸爸給你找個別的學校。”

                                              阿舒出了門,撥打了肖藝俏的電話:“藝俏,是不是你跟老師說了關于金子的事?”

                                              肖藝俏點頭:“是啊,那天老師問我多大,怎么會有這么大的孩子,我就說了,金子是我們領養的,怎么了?”

                                              阿舒嘆口氣:“唉!金子在學校打架的原因就是,有個學生叫羅雨辰的,他罵是...是野種,唉!我還是給金子換個學校吧!”

                                              肖藝俏連忙制止:“不能換,阿舒,你要知道,在京城,實驗小學是最好的,我是花了好幾萬才送進去學前班,開學才能穩上一年級,不然,咱們的錢白花了!”

                                              阿舒皺了皺眉:“上學前班還要花好幾萬?至于嗎?”

                                              肖藝俏說道:“當然了!不然,你以為呢,誰都想去實驗小學,那還不擠爆了?”

                                              晚上,招待宴如期舉行,常委會十一個人全部到齊,歐震梁率先發言:“今天,我們歡聚一堂,慶賀常委會人員聚齊,歡迎楚天舒的加入,我說明,今天沒有職位高低,沒有拘束,有仇報仇,隨便喝,哈哈!”歐震梁一句話,暗示常委們,一定要灌楚天舒。

                                              阿舒哪能聽不出來,有仇報仇?他們之間有仇也不可能報,這是針對自己,他只有苦笑,歐書記提議了第一杯,喝酒的理由是:常委會人員齊了,大家干杯!

                                              第二杯酒,是丁國根提議的:“眾位,我這么說吧,我在官場這么多年,第一次遇到像楚天舒這樣的:敢打敢拼,敢吃螃蟹!紀委就需要這樣的人,來,為了我們的楚紀檢,干一杯!”

                                              這一杯酒,阿舒喝的很苦澀,自己得罪了軍方的人,可以說是很多人,有大佬級別的,將來,來自多方的壓力太多太多,甚至是看不見的敵人,但是酒必須喝,就這樣,兩個領導提議完畢,接下來就是眾人的有仇報仇的時間,其他九個常委,一人一杯就是九杯,一杯酒半兩,一圈下來就是半斤,兩杯酒輪下來,阿舒就喝了一斤,這樣可不行,阿舒提議:“各位,今天我初來乍到,感謝各位的盛情款待,我提議,我們大家喝一杯。”

                                              就這樣,阿舒找了三個理由,跟大家連干三杯,歐震梁發現問題,這么喝下去不行,一會大家都被楚天舒灌醉,他提議大家把速度降下來,眾人邊吃邊聊。

                                              晚上九點,十一個常委,一個個喝的臉紅撲撲的,走路都有點發飄,高曉楠喝的最少,也足有八兩,到了外邊,眾位常委都打車,歐震梁有專職司機,但是他為了避免影響,早把司機打發走了,阿舒在酒店門口,把眾位常委一一送走,然后才上了自己的車,他的車是局里罰沒的,保時捷911gt3

                                              ,上車之后,啟動,駛出車位,前邊一輛車也駛出車位,阿舒把車停下,就在這時,后邊一輛勞斯萊斯,穩穩地撞到了阿舒的車屁股上。

                                              阿舒就感覺車身一震,他知道追尾了,他第一時間感到不妙,他想起了魏副局長和大明星撞車的那個畫面,自己攤上事了,他沒有下車,而是看著反光鏡,前邊的車不知道什么原因,依舊沒走,后車上來兩個人,這二人怒氣沖沖過來,拍打阿舒的車玻璃:“下車!下車!”

                                              阿舒把車玻璃放下,冷冷地問道:“什么事?”

                                              那二人指了指車尾:“肇事了知道嗎?”

                                              阿舒翻翻白眼:“你撞了我的車,你橫什么?你想說什么?”

                                              那二人一愣,是啊,自己撞了別人的車,人家也是豪車,還跟人家橫,似乎本末倒置了,那人蹲下身,使勁在阿舒嘴邊聞了聞,阿舒一巴掌甩過去:“你媽的你變態啊!”

                                              那人似乎聞到了點酒味,他不顧臉疼大聲說道:“你喝酒了,你還打人,報警!”

                                              另外一人的手那才叫快,立刻就撥打了110,電話接通后,那人說道:“我要報警,有人醉駕,撞了車還打人,請問你們管不管?”

                                              阿舒一直冷眼在那里看著,這時,前邊的那輛車依舊沒走,也沒有熄火,阿舒下車,到了前邊,他看見了一張冷酷的臉,阿舒問道:“為什么故意檔著我的車?”

                                              那人冷酷的臉,沒有一絲情感,下頜上濃密的黑胡,似乎彰顯著他的冷酷,此人把玻璃窗關上,然后悄然離開,整個過程,沒有說一句話,但是他眼中的冷酷,阿舒忘不了:此人絕非善類。

                                              奇怪,交警來的太快了,報警后不到五分鐘,一輛交警車就到了跟前,巡警也跟著到了,以京城的堵城的大名來判斷,這似乎有些意外,似乎就是專門等著阿舒一樣!

                                              阿舒根本沒有要走的意思,他靠在保時捷上,回頭看一眼那二人,嘴角露出笑容:“估計你們修自己萊斯萊斯要搭個幾十萬,還有我的車排氣管撞壞了,也得十幾萬,你們是真舍得,這么好的車,嘖嘖,故意撞,誰指使你們的?”

                                              兩人臉色平靜,但是眼中帶著一絲慌張,司機嘴硬:“少廢話,酒駕肇事全責。”

                                              阿舒微微一笑:“即使酒駕,那也分故意還是無意的,你們想要錢,可以說話。”

                                              司機搖頭:“我不要錢,就等著交警給判了!”

                                              交警阿舒不認識,到了阿舒面前,他現場拍照,怎么看都是后車的責任,那個司機舉報:“這位先生喝酒了,應該他全責。”

                                              交警看看阿舒:“拿出您的駕駛證身份證。”

                                              阿舒微微一笑,一邊把證件遞過去一邊問:“警官,他們故意撞我的車,怎么處理?”

                                              交警看著阿舒的身份證,楚天舒!他再一次看向阿舒,確認了照片上的人就是眼前的這位,他說道:“楚天舒,這位先生舉報你酒駕,麻煩你配合一下。”

                                          返回目錄頁單擊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


                                          如果您中途有事離開,請按CTRL+D鍵保存當前頁面至收藏夾,以便以后接著觀看!
                                          湖北11选5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