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都市言情 > 長生十萬年 > 第一千八百五十八章 求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號:

                                          小竅門:按左右鍵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第一千八百五十八章 求



                                              眾目睽睽之下,左雅兒蓮步輕移,一步一步,走向船頭。

                                              這一幕,看的范公菊,臉色微微一變。

                                              但一想到,剛才打撈的東西,已經扔到了海里。

                                              范公菊心中的忐忑,這才漸漸平息。

                                              “祖宗庇佑,若刻舟真能求劍,請讓雅兒這次,能將寶劍打撈成功。”

                                              心中默默祈禱,左雅兒纖手流轉,往海水之中,輕輕的一抓。

                                              一把三寸之物,赫然出現在,左雅兒的手中。

                                              “難道是……”左雅兒美眸一亮,心中頓時一片忐忑。

                                              從大小來看,似乎這東西,和寶劍類似。

                                              但具體如何,左雅兒,卻不知道!

                                              ……

                                              眾目睽睽之下,左雅兒將手從海水之中,輕輕舉起來。

                                              一把流光溢彩,三寸的小金劍,出現在左雅兒手中。

                                              “還真是袖中劍!”

                                              “魚腸劍,又出來了!”

                                              剎那間,眾士子,無不震怖。

                                              “這……怎么可能?”

                                              蹬蹬蹬!

                                              范公菊連退三步,虎目之中,滿是駭然:“我分明扔了那劍,怎么會……”

                                              啪!

                                              聲音落下,范公菊眼睛一花,瞬間看到,李蘭兒一巴掌,凌空甩了過來。

                                              “范公菊,真是沒想到,你居然如此無恥!”李蘭兒,一臉憤怒。

                                              “雅兒小姐,你……聽我解釋。”

                                              捂著火辣辣的臉,范公菊不理會李蘭兒,快步追向左雅兒。

                                              啪!

                                              然而……

                                              下一刻,范公菊眼睛一花,頓時看到,左雅兒的一巴掌,凌空甩了過去。

                                              “渣!男!”

                                              拋下這兩個字之后,左雅兒蓮步輕移,含怒而去。

                                              眾士子紛紛靠岸,都不理睬范公菊,一臉鄙夷。

                                              到最后,只留下范公菊,呆呆站在船尾,無風而凌亂。

                                              “本公子堂堂半步大儒,居然不如一個吊絲?”范公菊,一臉窩火。

                                              “范公舉,你這個人渣,你已經輸了,還不趕緊磕頭,給我學長認錯!”岸邊,李蘭兒亭亭玉立,一聲嬌喝。

                                              “葉秋,你一個學渣,你個搬磚工,你個鄉巴佬,你個小垃圾!”

                                              吼!

                                              范公菊心中的怒火,終于到了一個極致:

                                              “想讓本公子給你磕頭,你做夢,呸!”

                                              說話之間,范公菊一把口水,吐在了岸邊。

                                              “天作孽猶可恕,人作孽——不可活。”

                                              負手而立,葉秋,淡淡說道:“范公菊,你也算是半步大儒,應該懂,君子一諾千金的道理。”

                                              “本公子就不道歉,你咬我?”范公菊,一臉瘋狂。

                                              嘩!

                                              聲音落下,一陣狂風吹過,吹的范公菊,頓覺涼颼颼。

                                              這狂風,也讓范公菊,感覺到不妙。

                                              果不其然!

                                              范公菊低頭一看,頓時傻眼了。

                                              眾目睽睽之下,這原本靠岸的大船,居然被狂風一吹。

                                              大船居然乘風破浪,距離岸邊越來越遠。

                                              “怎么會這樣?”

                                              “救……救命!”

                                              剎那間,范公菊有些慌了,卻發現自己,壓根無法動彈。

                                              “蘭兒,收回磚頭。”葉秋的聲音,隨風而來。

                                              “好。”李蘭兒點點頭,纖手流轉,將磚頭收好。

                                              剎那間,范公菊雅靜一花,發現大船的裂縫,重新出現。

                                              嘩啦啦!

                                              大片大片的海水,透過大船的裂縫,不斷奔騰而來。

                                              “不!”

                                              吼!

                                              剎那間,范公菊的凄厲慘叫聲,隨風響徹蒼穹。

                                              只不過……

                                              岸邊的眾士子,無不搖頭嘆息,壓根不理睬范公菊。

                                              “范公菊虧他還是大儒之孫,真是太無恥了!”

                                              “不錯,此番大船開動,范公菊經此一劫,那也是活該!”

                                              “我等都是葉大哥所救,葉大哥收回磚頭,倒也并無不妥。”

                                              “范公菊自生自滅,若他真有本事 ,自己定會得救!”

                                              短暫沉默之后,眾士子,議論紛紛,都不屑范公菊。

                                              “學長,范公菊,會不會死?”李蘭兒,有些不忍心。

                                              “齊魯范家,此乃大儒家族,范公菊是有文器的。”

                                              負手而立,葉秋,淡淡說道:“其實,酒泉絹子發難之時,就算我不出手,以范公菊的力量,他也能擊敗敵人。”

                                              “那他為何,不出手呢?”李蘭兒,有些無語。

                                              “范公菊若是出手,泰山之巔,他如何奪魁?”葉秋,不屑冷笑。

                                              “葉秋,你別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

                                              左雅兒,頓時皺眉:“雖然你幫我,尋得了匕首,我也很謝謝你。”

                                              “但范公子雖然有錯,卻罪不至死,你這樣做,豈不是會死人?”

                                              這話一出,葉秋,淡淡說道:“范公菊有文器,他不會死。”

                                              這話一出,左雅兒,頓時皺眉。

                                              葉秋在想什么,左雅兒,其實是有猜測的。

                                              “葉秋,你別以為,你害了范公菊,我就會和你好。”

                                              左雅兒,暗暗想到:“你只是寒門子弟,而是我名門閨秀,就算范公菊死了,我也不可能看上你!”

                                              左雅兒這話,乃是實話。

                                              就算沒范公菊,就算沒未婚夫慕容杰,大儒左無忌的孫女,又豈能下嫁一個吊絲?

                                              此事,絕無可能!

                                              葉秋越臭屁,左雅兒的心中,就卻有些不悅。

                                              ……

                                              嘩啦啦!

                                              忽然間,一股狂風,從遠方而起。

                                              眾目睽睽之下,范公菊腳踏波濤,快步而行。

                                              “踏浪而行?”李蘭兒,一聲驚呼:“天啦,難道范公菊,進階大儒之境了?”

                                              “那怎么可能!”左雅兒,臉色難看:“你們快看,范公菊的腳下。”

                                              循聲望去,眾士子,都驚呆了。

                                              卻原來!

                                              在范公菊的腳下,一把扇子鋪開,將波濤化為平地。

                                              “山河扇!”有士子,一聲驚呼。

                                              “山河扇,這可是準中品的文器!”

                                              “真是沒想到,齊魯范家之中,居然有如此寶物。”

                                              “范公菊這混蛋,他有如此強大的文器,卻一直裝孫子。”

                                              “媽的,你們別攔著我,等會兒,我非得揍范公菊!”

                                              十幾個士子,無不憤怒,激動不已。

                                              “怎么會這樣?”

                                              “為什么葉秋,又說對了?”

                                              此刻,左雅兒亭亭玉立,美眸之中,也滿是憤怒,以及失望。

                                              左雅兒對范公菊,本來印象很好,視之為知己。

                                              就算范公菊,刻舟求劍之時,為了打臉葉秋,而選擇了隱瞞。

                                              但左雅兒,依舊為范公菊,維護而說話。

                                              卻不料……

                                              范公菊隱藏有后手,這也太渣男了吧?

                                              ……

                                              嘩啦啦!

                                              沉思之間,范公菊的巍峨身影,已經出現在岸邊。

                                              而后……

                                              眾目睽睽之下,范公菊目光怨毒,一路望向葉秋……

                                          返回目錄頁單擊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


                                          如果您中途有事離開,請按CTRL+D鍵保存當前頁面至收藏夾,以便以后接著觀看!
                                          湖北11选5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