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都市言情 > 史上最強手機地圖 > 第689章 手法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號:

                                          小竅門:按左右鍵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第689章 手法



                                              賭鬼則是臉上露出一絲笑意,他已經用異能將的底牌換了,他贏定了。

                                              “啪。”

                                              當錢如懷的底牌暴露出來的時候,現場瞬間出現了爆炸一般的聲音。

                                              “天哪,真的是四條k,先生贏了,他贏了一千五百億美金,恭喜先生。”陳激動的拍著桌子大聲的喊道。

                                              “砰砰砰。”

                                              全場響起了轟鳴一般的掌聲。

                                              山口組所在的地方,所有人的表情面如死灰,全都軟到在椅子上面,一千五百億美金已經是他們山口組所有資金了,這次輸掉,他們山口組就真的解體了。

                                              “不可能,這不可能,我明明已經換掉了你的底牌,怎么可能。”賭鬼看見的底牌也是如同遇見鬼似得,大聲的喊道。

                                              賭鬼的聲音在現場轟鳴聲之下根本沒有傳出去,不過坐在他面前的則是已經聽見了,錢如懷看著賭鬼淡淡的道:“賭鬼,會特異功能的不止你一個,我也會特異功能,而且特異功能比你更強,你以為看我底牌的的時候我不知道嗎?我就是故意讓你看的,然后讓你出現錯覺可以換掉我的底牌贏得比賽,我只需要在最后關頭將牌換回來就行了,賭鬼,你還太年輕了。”

                                              聽見的話,賭鬼的神色大變,他縱橫賭壇這么多年,從來沒有遇見過第二個擁有特異功能的人,輸給高進的那一次也只是輸給了賭神出神入化的賭術,不過那一次還是他特異功能沒有大成,如今已經大成,他自信賭神也不是他的對手,可是萬萬沒想到,今天他遇見了這個s級別異能高手,所以他的結果已經是注定了。

                                              ……

                                              “不……錢君,我還要和你賭一把,我要和你賭命!”賭鬼越想越氣,猛然的站起來拍著賭桌大聲的吼道,聲音很大,現場的所有人都被賭鬼的動作吸引了過去。

                                              賭鬼他自己根本不相信他的特異功能比自己強,他只認為剛剛只是沒想到錢如懷也會特異功能才輸的,只要他有防備,必定會贏得。

                                              “賭命?呵呵,你有資格么?想要和我賭可以,拿錢出來,不然從哪來回哪去吧。”錢如懷看著賭鬼冷笑道。

                                              現場的人逐漸安靜了下來看著錢如懷還有賭鬼。

                                              “我有錢,我縱橫賭壇這么多年,我也存下了不下于百億美金,我要和你在賭一場,我不僅和你賭這百億美金,我還要和你賭命,誰輸了,就死,敢不敢?”賭鬼看著大聲喊道。

                                              “和我賭命?你配么?你最多只是一個世界排名前三的賭術高手,而我確是世界最頂級勢力的老大,你覺得你夠資格么?別說是你,就算是你背后山口組的老大都沒有這個資格,哦,對了,你已經輸給我了,所以現在你已經在世界賭術排名上面除名了,現在我才是世界第三的賭術高手。”看著賭鬼不屑的笑道。

                                              “錢君,我承認我的命比不上你的命金貴,好,既然如此,我們就賭錢,我用我的百億美金和你賭。”賭鬼看著陰厲的說道,他心里很氣,但是也知道說的是實話,東英社可是他一手打出來的,就算是排名第一的黑幫老大也比不上啊,他們都是靠著前人,錢如懷可是完完全全就靠著自己啊。

                                              “百億美金?呵呵,太少了,沒興趣。”錢如懷看著賭鬼搖了搖頭笑道。

                                              “錢君,今天無論如何你都要和我在賭一場。”賭鬼看著拒絕,臉色變得十分暴躁。

                                              “怎么?你這是在威脅我么?”錢如懷聽見賭鬼的話,聲音一冷道。

                                              “錢君,你可以把我這個看成威脅,如果你不答應我,那么我保證以后只要是你東英社的賭場我都會去光顧,我會慢慢的蠶食你們的賭場。”賭鬼看著大聲的說道。

                                              “媽的,這小日本太囂張了。”觀眾席上的張宇大怒道。

                                              現場的所有觀眾全都是目光閃爍的看著錢如懷還有賭鬼。

                                              “賭鬼,你應該聽過我的事跡吧,我十幾歲的時候來到香港打拼,風火十幾年打下了東英社這諾達的江山,可曾傳出我受人威脅的言論?從來沒有人敢威脅我,我也永遠不會受任何人威脅。”錢如懷用一種如同寒風刺骨的聲音對著賭鬼道。

                                              “我記得我二十一歲那年,東英社還只是小型幫派,那時候有一個大型幫派的老大威脅我,讓我成為他們的附庸,你知道那個幫派怎么了么?被我用了三個月的時間連根拔起,也是從那時候起,我才打出了我的兇名,從那時候起沒有任何人敢威脅我,很多年了,我也不知道多久沒有人敢威脅我了,你很好,居然有勇氣威脅我。”錢如懷看著賭鬼眼睛一瞇冷笑道。

                                              “錢君,只要你不答應我,那么我的這個威脅就有效。”賭鬼看著沉聲道,對于東英社的勢力哪怕是他也懼怕,但是他不信會在今天這么多人之下殺掉他,那樣以后誰還敢來他的場子賭錢啊?

                                              “賭鬼,你是不是覺得今天這么多人在,我就不敢殺你了是么?”錢如懷眼睛一冷看著賭鬼道。

                                              “我想錢如懷君肯定不會的,這樣可是自砸招牌。”賭鬼看著沉聲道。

                                              “呵呵,你猜對了,我不會殺你,但是我也不會接受你的賭局,因為你沒有資格,阿宇,準備賭王的加冕,加冕之后立刻遣散觀眾,等他們離開之后,山口組的人還有賭鬼,一個不留,全都殺光。”錢如懷看著賭鬼說完之后站起來對著張宇喊道。

                                              “你怕了,你怕我贏你。”賭鬼聽見這句話,神情終于變了,立刻大聲的吼道。

                                              賭鬼知道這句話說完后,賭場門口肯定會有無數人包圍,他們不可能走出去,走出去立刻就死無葬身之地,所以他想要用激將法刺激和他賭一局。

                                              “賭鬼,你覺得激將法對我有用么?我能夠讓東英社成為如今的勢力,如果我是隨便受激的人,東英社早就滅了不知道多少次了,今天,哪怕你說的天花亂墜,我也不會更改我的決定,你的命,我要了。”錢如懷看著賭鬼不屑的說道,隨后就站起來走向領獎臺。

                                              “啪啪。”

                                              在場的觀眾們也紛紛給鼓掌,他們其實根本不在意在哪里殺人,反正也不是殺他們,殺了賭鬼他們根本不會覺得有什么,這個時代本來就是人殺人的時代,一言不合就開槍殺人,很正常,也就是這種位高權重人才會想那么多,主要是估計聲譽,更多的是不想流傳出去仗勢欺人的傳聞。

                                              “錢君,我還有一個賭注,你肯定會答應的。”賭鬼看見轉身,立刻大聲的喊道。

                                              “說來聽聽?”錢如懷笑著轉身問道。

                                              “我用整個山口組和你賭,你贏了,山口組所有的產業全都歸你,里面的成員你可以掌控也歸你,不能掌控就解散回家,可以說,只要你贏了,你東英社就可以將我山口組吞并,以后你們東英社的勢力就是世界上最大的勢力,我們山口組的產業都抵押給瑞士銀行,但是你只需要多花十幾億美金就可以贖回來,你跟不跟我賭?”賭鬼看著大聲喊道。

                                              “嘩。”

                                              在場的所有人全都是震驚的看向了賭鬼,如果接受了,這可真的是有史以來最大的賭局了,三千億美金的賭局在這場賭局都不能算什么,要知道頂級勢力基本上一旦奠定了那可就是跟國家一樣可以傳下去幾百上千年,賭身家性命他們見得多了,可是賭一個頂級勢力,他們還真的是沒有見過。

                                              “聽起來不錯,不過你有那個本事做主么?”錢如懷看著賭鬼冷冷的問道。

                                              “他們請我出手的代價就是將山口組完全交給我管理,我沒有資格,誰有資格?錢君,你贏了,山口組就歸你了,你輸了,東英社歸我,敢不敢?”賭鬼看著大聲問道。

                                              “你還真是打的一手好主意啊,山口組你覺得能夠和我東英社相提并論么?”錢如懷看著賭鬼冷笑道。

                                              “那你要如何?”賭鬼看著問道。

                                              “二千億美金吧,你贏了,兩千億美金歸你,你輸了,山口組就是我的了。”錢如懷看著賭鬼道。

                                              “好,我接受,不過賭的方式要由我來定。”賭鬼看著道。

                                              “好,隨意。”看著賭鬼淡淡的道。

                                              觀眾席上山口組的人看著賭鬼還有錢如懷的對話,全都是面如死灰,如果賭鬼輸了,那他們就是山口組的千古罪人了啊。

                                              “三把定勝負,第一把骰子,第二把梭哈,第三把百家樂,三局兩勝。”賭鬼看著沉聲道。

                                              “可以,阿宇,去讓人將骰子拿過來。”看著賭鬼點點頭,隨后看著張宇喊道。

                                              說完之后,重新回去了賭桌上面坐了下來,賭鬼冷冷的看著,也跟著坐了下來,現場的所有觀眾們全都是坐了下來看著這一次驚天動地的賭局,他們本以為三千億賭局就已經是驚天地泣鬼神了,可沒想到后面還有更加精彩的。

                                              “賭鬼,將你們山口組的組長戒指拿出來吧,每個頂級勢力的老大都有那個勢力的身份象征,黑手的是一個黑金手套,青幫的是翠玉權杖,你們山口組的象征是一個銀色戒指,據說是你們日本戰國時期流傳下來的戒指,你應該帶來了吧?”看著賭鬼笑著說道。

                                              “自然是帶來了。”賭鬼看著點了點頭,隨后從脖子中取下了一個掛墜,掛墜的頂端是一個銀色的戒指,賭鬼一拉戒指將繩子扯斷,然后將戒指仍在了桌上,躺在了三千億瑞士銀行本票上面。

                                              “你贏了,這個戒指就是你的了。”賭鬼看著道。

                                              “恩。”錢如懷淡淡的點了點頭,隨后目光看了一眼銀色戒指。

                                              “我還以為是什么玩意呢,原來只是一個秘銀打造的戒指。”錢如懷看了戒指一眼心中搖了搖頭不屑的想道。

                                              秘銀是一種珍貴的材料,可以打造法寶,十分的稀少,不過對于錢如懷就沒什么鳥用了,估計應該是古代的島國人無意中得到了一小塊秘銀然后花了很長的時間才打造出了這個戒指,時間最起碼也是幾十年,秘銀畢竟是修士才可以熔煉的,凡人想要熔煉,必須要用很長的時光熔煉才行。

                                              “哥。”

                                              這時張宇已經拿著兩個木蠱還有六枚骰子走了過來,放在了賭桌上面對著恭敬的喊道。

                                              “恩,你先回去吧。”看著張宇點了點頭道。

                                              張宇點了點頭,然后便回去了觀眾席上面坐了下來。

                                              “查查木蠱骰子有沒有什么手腳吧,別輸了說我做了手腳。”錢如懷看著賭鬼說道。

                                              “不用了。”賭鬼看了一眼木蠱就已經知道沒有做過手腳,他這點眼力還是有的。

                                              “隨便你,現在說說骰子要用什么玩法和我賭吧?”錢如懷看著賭鬼隨意的道。

                                              “尋常人比試肯定是比大或者比小,不過大小對于你我這種層次的高手已經可以自由的搖出自己想要的點數了,想要分出勝負,十天半月也分不出,所以我們就來個難度更高的,不知道聽沒聽過穿插搖骰?”賭鬼看著沉聲問道。

                                              “惠美,穿插搖骰是什么啊?”綺夢還有豪姬看著中山惠美問道,中山惠美是骰子高手肯定是知道這個玩法的。

                                              “我玩骰子那么多年,可是沒有聽過還有這種玩法啊。”中山惠美搖了搖頭道。

                                              “穿插搖骰?沒想到你連這種偏門的搖骰招式都知道。”錢如懷看著賭鬼略微驚訝的道。

                                              穿插搖骰高進他們都不會,還是查看了一下才翻出了這種手法,這種手法出現的時期是民國,是民國的一個骰子高手自創的招式,不過這個招式,他只用了三次然后就被人干掉了,他也沒什么傳人,沒想到賭鬼居然還知道這個招式。

                                              穿插搖骰的玩法就是用兩個木蠱六枚骰子放在面前,然后用力一拍桌子,將木蠱震起,骰子紛紛投入木蠱當中,如果只是這樣,穿插搖骰的難道也不算高,真正高的還是骰子落入木蠱中掉下來的時候會再次彈起,然后再次將要落下的木蠱擊到空中。

                                          返回目錄頁單擊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


                                          如果您中途有事離開,請按CTRL+D鍵保存當前頁面至收藏夾,以便以后接著觀看!
                                          湖北11选5app下载